學(xué)術(shù)橋 >  學(xué)術(shù)評審 >  專(zhuān)家觀(guān)點(diǎn)

論文造假不能因“歷史久遠”蒙混過(guò)關(guān)

科技日報 2019-07-12 關(guān)注學(xué)術(shù)橋

微信訂閱號

“當前不少曝光的論文造假現象,都屬于過(guò)去的‘歷史’問(wèn)題。如彼時(shí)囿于條件限制,查重存在困難,這在客觀(guān)上放大了一些造假者的僥幸心理。但并不能因此就弱化造假的性質(zhì),甚至為此‘網(wǎng)開(kāi)一面’?!?

  “當前不少曝光的論文造假現象,都屬于過(guò)去的‘歷史’問(wèn)題。如彼時(shí)囿于條件限制,查重存在困難,這在客觀(guān)上放大了一些造假者的僥幸心理。但并不能因此就弱化造假的性質(zhì),甚至為此‘網(wǎng)開(kāi)一面’?!?/p>

  湖南“70后”女廳官董嵐履新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政治部主任后不久,即被曝出博士論文抄襲一事。7月1日,湖南大學(xué)已就此事件展開(kāi)調查。湖南大學(xué)法學(xué)院院長(cháng)屈茂輝表示,如構成學(xué)術(shù)不端,則零容忍。7天后,董嵐再被曝出,碩士論文亦為抄襲。

  學(xué)術(shù)不端現象的曝光,近年來(lái)已愈發(fā)成為常態(tài)化。從曝光案例的處理結果看,基本都能展現社會(huì )對于學(xué)術(shù)造假和誠信失范行為的“零容忍”態(tài)度。這次事件目前仍在調查之中,相信不久就會(huì )有權威結論,若坐實(shí)抄襲,涉事者也必會(huì )得到應有處罰。

  但對于此事還需要在個(gè)案之外有更多追問(wèn)。一方面,此次集中曝光涉及數名公職人員,但公職人員論文造假或者說(shuō)學(xué)術(shù)誠信問(wèn)題,到底會(huì )對其仕途造成怎樣的影響,目前在相關(guān)處理上還是存在一定的模糊空間。鑒于公職人員這一職業(yè)的相對特殊性,公眾對其誠信、操守自然有更高的要求。面對官員學(xué)術(shù)造假現象,相關(guān)處理也理應回應社會(huì )的這種期待。這也是彰顯對學(xué)術(shù)不端行為“零容忍”的題中應有之義。

  另一方面,當前不少被曝光的論文造假現象,都屬于過(guò)去的“歷史”問(wèn)題。如彼時(shí)囿于條件限制,查重存在困難,這在客觀(guān)上放大了一些造假者的僥幸心理。但并不能因此就弱化造假的性質(zhì),甚至為此“網(wǎng)開(kāi)一面”。對于曝光的學(xué)術(shù)不端行為,只要確證,無(wú)論發(fā)生在何時(shí),都應嚴格按照學(xué)術(shù)標準予以應有的追責和處理。而對于新近發(fā)生的造假現象,則要加快論文查重操作的普及,真正從制度上倒逼“不敢抄”。

  此外,有關(guān)學(xué)術(shù)不端行為的后續處理,還涉及對“把關(guān)者”的責任追究問(wèn)題。按說(shuō),學(xué)生的論文是否抄襲,是導師判斷其是否合格的最基礎標準。這個(gè)環(huán)節中,導師就應該真正把好第一道關(guān),否則就極容易形成放縱學(xué)術(shù)不端的負面暗示。去年,湖南大學(xué)一碩士生論文抄襲被確證后,不僅學(xué)生的學(xué)位被撤銷(xiāo),其導師也被停止招生三年。這種“學(xué)生論文抄襲,導師‘連坐’”的處理原則無(wú)疑是對的,希望這次事件也能一視同仁,并且在更大的范圍得到推廣。

  一個(gè)社會(huì )學(xué)術(shù)風(fēng)氣的形成,有著(zhù)諸多的復雜原因。比如,一些領(lǐng)域的論文造假現象比較普遍,或與不當的學(xué)術(shù)攀比和諸多不必要的論文發(fā)表數量考核有關(guān);再比如,涉及一些官員的論文,可能存在對學(xué)術(shù)標準的堅守讓位于對權力的逢迎。諸如此類(lèi)的外部因素都應該引起重視。但其歸根結底,還是在于該有的學(xué)術(shù)標準和把關(guān)程序是否真正得到執行,以及相關(guān)學(xué)術(shù)規范責任的承擔又是否真正到位。具體來(lái)說(shuō),既然論文查重在今天已經(jīng)非常方便,就該及時(shí)啟用;導師該對論文質(zhì)量負責,而不只是徒有其名;一旦學(xué)術(shù)造假被坐實(shí),無(wú)論其職業(yè)、地位如何,都應該嚴肅追究相關(guān)責任,而不是以遮丑、護犢子的心態(tài)試圖“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好的學(xué)術(shù)風(fēng)氣的形成,必定需要一套符合學(xué)術(shù)規律的支持系統。面對當前論文造假“歷史遺留問(wèn)題”與新問(wèn)題交織出現的局面,一邊要秉持查處一起即嚴肅處理一起的“零容忍”原則,一邊要從現實(shí)案例中吸取教訓,強化相關(guān)制度、機制的完善和執行,真正從源頭規范好論文的“出口”。

特別聲明:本文轉載僅僅是出于傳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著(zhù)代表本網(wǎng)站觀(guān)點(diǎn)或證實(shí)其內容的真實(shí)性。
如果作者不希望被轉載,請與我們聯(lián)系。
掃碼關(guān)注學(xué)術(shù)橋
關(guān)注人才和科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