衰老與腫瘤國際研究中心(ICAC)PI、博士后、科研助理招聘公告
首頁(yè) > 科研動(dòng)態(tài)
關(guān)注我們
學(xué)術(shù)橋-訂閱號
學(xué)術(shù)橋-小程序
中國地質(zhì)大學(xué)(武漢)研究團隊破解諾氏駝基因之謎

  中國教育報-中國教育新聞網(wǎng)訊(記者 程墨 通訊員 王俊芳)5月15日,中國地質(zhì)大學(xué)(武漢)生物地質(zhì)與環(huán)境地質(zhì)國家重點(diǎn)實(shí)驗室賴(lài)旭龍教授、盛桂蓮教授領(lǐng)導的古DNA團隊,聯(lián)合中國國家博物館、丹麥哥本哈根大學(xué)等研究機構科研人員完成的“諾氏駝古基因組研究揭示舊大陸駱駝復雜的演化歷史”研究成果,在權威學(xué)術(shù)期刊《當代生物學(xué)》(Current Biology)上在線(xiàn)發(fā)表。

  該項研究首次對駱駝屬中體型最大的成員——已滅絕諾氏駝的化石材料開(kāi)展古基因組研究,研究人員運用駱駝屬動(dòng)物滅絕種與現生種的遺傳學(xué)數據,結合形態(tài)學(xué)、年代學(xué)、穩定同位素數據進(jìn)行跨學(xué)科分析,研究發(fā)現歐亞大陸雙峰駱駝不同物種在地質(zhì)歷史時(shí)期存在廣泛的基因流動(dòng),其演化歷史比學(xué)界已有認知更為復雜。

  駱駝對干旱惡劣氣候環(huán)境有很強的耐受性,被譽(yù)為“沙漠之舟”,是學(xué)界探究生物環(huán)境適應性的理想物種。駱駝也曾是“絲綢之路”的象征與符號,極大地促進(jìn)了古代東西方的經(jīng)貿和文化交流,其演化歷史一直備受關(guān)注。早更新世晚期以來(lái),歐亞及非洲大陸的駱駝以4種真駝為代表:現生的單峰駝、家雙峰駝、野雙峰駝和已滅絕的雙峰駱駝——諾氏駝。

  為探究現生雙峰駝與諾氏駝的親緣關(guān)系,研究人員獲取了我國東北地區7個(gè)晚更新世諾氏駝化石材料的完整線(xiàn)粒體基因組及部分核基因組,與歐亞及非洲大陸現生駱駝的同源分子數據進(jìn)行對比分析,并采用D-統計對諾氏駝與現生雙峰駱駝的祖先種群可能存在的基因流動(dòng)進(jìn)行分析,發(fā)現在駱駝屬動(dòng)物的進(jìn)化史上,3種雙峰駱駝不同種之間存在廣泛雜交,諾氏駝與家雙峰駝、野雙峰駝之間的演化關(guān)系不能模式化為簡(jiǎn)單的分叉樹(shù),推測其應為網(wǎng)狀結構。

  與現生雙峰駝?dòng)兄?zhù)交叉親緣關(guān)系的諾氏駝卻在晚更新世末期迅速走向滅絕,研究人員通過(guò)對諾氏駝樣品的碳同位素分析發(fā)現,隨著(zhù)時(shí)間推移其食性變化不大,諾氏駝飲食習慣較單一,比較“挑食”。相比于現生家雙峰駝和野雙峰駝,諾氏駝的核苷酸多樣性更低,這可能反映了在深海氧同位素3階段(距今約6—3萬(wàn)年)期間諾氏駝種群就已發(fā)生了收縮,隨后到來(lái)的末次盛冰期(距今約2.1萬(wàn)年)嚴酷氣候環(huán)境成為壓垮諾氏駝的最后一根稻草。

  研究人員表示:“駱駝具有耐干旱、對環(huán)境適應性強的特點(diǎn),與人類(lèi)文明有著(zhù)密切的關(guān)系,對諾氏駝古DNA的研究,對揭示該種群自身演化以及系統認識其現生近緣物種的分子演化歷史均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p>

延伸閱讀
特別聲明:本文轉載僅僅是出于傳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著(zhù)代表本網(wǎng)站觀(guān)點(diǎn)或證實(shí)其內容的真實(shí)性。
如果作者不希望被轉載,請與我們聯(lián)系。
掃碼關(guān)注學(xué)術(shù)橋
關(guān)注人才和科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