衰老與腫瘤國際研究中心(ICAC)PI、博士后、科研助理招聘公告
首頁(yè) > 熱點(diǎn)評說(shuō)
關(guān)注我們
學(xué)術(shù)橋-訂閱號
學(xué)術(shù)橋-小程序
“本科畢業(yè)論文抽檢,取消”!

  在無(wú)數為論文奮戰的深夜,一群年輕人的腦海里總會(huì )閃現一句話(huà):“知網(wǎng)是什么?”

  4年前,“翟博士”幾乎以一人之力推動(dòng)了畢業(yè)論文審查的“地震”。繼研究生論文大抽檢后,論文問(wèn)責工作覆蓋到本科生階段,已成“燎原之勢”。

  但與研究生不同的是,本科生到底要不要寫(xiě)論文,一直存有爭議。

  近日,北京大學(xué)教育學(xué)院/教育經(jīng)濟研究所研究員盧曉東在《中國科學(xué)報》發(fā)布文章表示,“本科生畢業(yè)論文不應是必修課”,“要讓本科生論文回歸其‘選修課’的原本屬性,取消本科畢業(yè)論文抽檢工作勢在必行”。

  “本科生畢業(yè)論文不應是必修課”

  本科畢業(yè)論文抽檢,源于2021年1月教育部出臺的一份文件——《本科畢業(yè)論文(設計)抽檢辦法(試行)》。其中規定,本科畢業(yè)論文抽檢每年進(jìn)行一次,抽檢對象為上一學(xué)年度授予學(xué)士學(xué)位的論文,抽檢比例原則上不低于2%。

  面對論文可能被抽檢的可能,本科生們瑟瑟發(fā)抖。被抽檢到的畢業(yè)生,面臨著(zhù)再次修改論文的可能。而有修改機會(huì )也算是“不幸中的萬(wàn)幸”,更絕望的是,因抽檢不合格,還沒(méi)捂熱的畢業(yè)證學(xué)位證可能被撤銷(xiāo)。

  此前,在北京日報創(chuàng )建的關(guān)于“你會(huì )擔心畢業(yè)論文被抽檢”投票中,超過(guò)半數網(wǎng)友選擇“會(huì )擔心,如果被抽檢,我將很焦慮”。還有不少網(wǎng)友表示:“我畢業(yè)五年了,還會(huì )被抽到嗎”、“為什么我已經(jīng)畢業(yè)了還不放過(guò)我”。

  感受到壓力的,不僅是本科生。學(xué)生論文抽檢不合格,其指導老師也會(huì )面臨處分,甚至有教師曾在網(wǎng)絡(luò )平臺表示“我學(xué)生抽檢不合格,已經(jīng)給我逼辭職了”。

  根據2023年7月公布的《2022年全國教育事業(yè)發(fā)展統計公報》,去年國內本科畢業(yè)生數為471.57萬(wàn)人(不包括職業(yè)本科、成人本科、網(wǎng)絡(luò )本科畢業(yè)生人數)。按照文件中2%的比例,抽檢論文數可能超過(guò)9.43萬(wàn)份。對于這一抽檢數據,盧曉東認為,抽檢評閱如此多的論文,對高校教師來(lái)說(shuō),是非常辛苦的工作。

  另一方面,盧曉東表示,本科生畢業(yè)論文本質(zhì)是本科生科學(xué)研究。對于計劃在本科畢業(yè)后進(jìn)入研究生階段學(xué)習、有志于科研的少數學(xué)生,需要經(jīng)由科學(xué)研究課程去學(xué)習如何研究和創(chuàng )新。從必修-選修維度看,作為有學(xué)分的課程,本科生畢業(yè)論文對于所有學(xué)生而言應是選修課。

  長(cháng)期以來(lái),“苦高中,耍大學(xué)”的觀(guān)念讓無(wú)數本科生陷入享樂(lè )主義。隨著(zhù)近年來(lái)學(xué)術(shù)不端事件的頻頻爆出,論文抽檢等畢業(yè)“關(guān)卡”接踵而至,雖有一眾大學(xué)生叫苦不迭,卻是為本科教育“擠水”的必經(jīng)之路。

  中國人民大學(xué)公共管理學(xué)院曾進(jìn)行過(guò)一項調查,80%的學(xué)生認為大學(xué)課程僅需通過(guò)期末前的“加緊復習”就能通過(guò)?!芭R時(shí)抱佛腳是不少學(xué)生的學(xué)習常態(tài)?!敝袊嗣翊髮W(xué)教務(wù)處處長(cháng)龍永紅說(shuō)。

  如今,教育部啟動(dòng)的本科畢業(yè)論文抽檢試點(diǎn)工作無(wú)疑是提質(zhì)的方式之一。但是,狠抓本科教育質(zhì)量建設,加強過(guò)程管理同樣重要,而非把希望完全寄托在最后的畢業(yè)論文上。

  教師與高校之責,重于泰山

  本科是高?!敖鹱炙钡牡鬃?,本科人才培養的厚度與廣度直接決定了碩士、博士人才培養的高度。讓不合格的學(xué)生無(wú)法畢業(yè),倒逼在讀學(xué)生潛心治學(xué),正是教育部多項政策、越來(lái)越多高校對學(xué)生念起“緊箍咒”的真正落腳點(diǎn)。

  在論文抽檢之外,接二連三的重磅文件,在當代大學(xué)生中引起巨大水花,更將高校學(xué)生求學(xué)過(guò)程存在的種種問(wèn)題拎出水面,為本科人才的教育質(zhì)量提供了堅實(shí)保障。

  要保證本科教育質(zhì)量,焦點(diǎn)還在大學(xué)課程。課程是人才培養的核心要素,課程質(zhì)量決定人才培養的質(zhì)量。2019年,時(shí)任武漢大學(xué)校長(cháng)的竇賢康在接受采訪(fǎng)時(shí)表示,教學(xué)一線(xiàn)的優(yōu)質(zhì)教師太少,“水”老師上“水課”。

  “水課”必會(huì )“稀釋”本科教育。教育部要求高校開(kāi)展一流本科課程建設,破除課程千校一面,杜絕必修課因人設課,淘汰“水課”,讓課程優(yōu)起來(lái)、課堂活起來(lái)、學(xué)生忙起來(lái),提升課程學(xué)習的廣度、深度和挑戰性。

  把“水課”變成“金課”的同時(shí),不斷提高教師隊伍質(zhì)量,成為當前推進(jìn)教學(xué)改革、加快一流本科建設的發(fā)力點(diǎn)。作為高校教書(shū)育人的核心人物,教授更應承擔起人才培養和保障本科教育質(zhì)量的重要職責。

  2018年的本科教育工作會(huì )議上,時(shí)任教育部部長(cháng)陳寶生表示:“不參與本科教學(xué)的教授是不合格的教授?!苯o教授明確劃了條“合格線(xiàn)”——要參與本科教育;2019年10月,教育部接連發(fā)布《關(guān)于深化本科教育教學(xué)改革全面提高人才培養質(zhì)量的意見(jiàn)》、《關(guān)于一流本科課程建設的實(shí)施意見(jiàn)》,再次強調,讓教授到教學(xué)一線(xiàn)去;2021年,《教育部等六部門(mén)關(guān)于加強新時(shí)代高校教師隊伍建設改革的指導意見(jiàn)》發(fā)布,明確教授承擔本專(zhuān)科生教學(xué)最低課時(shí)要求,對未達到要求的給予年度或聘期考核不合格處理。

  在政策指導下,多個(gè)省份均明確將教授為本科生上課作為基本制度。2019年,江蘇省教育廳出臺的《加快培養一流人才建設一流本科教育實(shí)施意見(jiàn)》的征求意見(jiàn)稿中更是提出,如果教授連續兩年不給本科生上課,其職稱(chēng)將改為研究員。

  此外高校對本科生院、本科生導師制的探索,把課程、專(zhuān)業(yè)的選擇自由還給學(xué)生,改變了本科生“放養式管理”的局面,也能在關(guān)鍵時(shí)刻給予學(xué)生指導,是我國高校本科生教育與世界一流大學(xué)進(jìn)一步接軌的重要表現。本科教育是國內高校的立校之基、辦學(xué)之本,堅持“以本為本”,重視本科教育教學(xué)工作,并培養出符合新時(shí)代發(fā)展需求的一流本科人才,是每一所高校辦學(xué)育人的重要出發(fā)點(diǎn)。

  我國高等教育走過(guò)了從小到大、快速發(fā)展的歷程。在新的發(fā)展階段,提高質(zhì)量越來(lái)越成為一項緊迫而艱巨的任務(wù)。一系列舉措說(shuō)明,守好“嚴出”關(guān)的同時(shí),加強培養過(guò)程質(zhì)量,不會(huì )僅僅止步于簡(jiǎn)單的“論文抽檢”,而將會(huì )逐步向著(zhù)深層次、多方位邁進(jìn)。

  對學(xué)生而言,隨著(zhù)教育部和高校的一系列舉措落地,在大學(xué)中“渾水摸魚(yú)”一定會(huì )越來(lái)越難。在要求更嚴格的現實(shí)狀況下,與其面對變化擔憂(yōu)抱怨,提升自身實(shí)力才是解決之道。

延伸閱讀
特別聲明:本文轉載僅僅是出于傳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著(zhù)代表本網(wǎng)站觀(guān)點(diǎn)或證實(shí)其內容的真實(shí)性。
如果作者不希望被轉載,請與我們聯(lián)系。
掃碼關(guān)注學(xué)術(shù)橋
關(guān)注人才和科研
五杀电影院-五杀电影网-最新上映大片,午夜剧,限制级,韩国伦理,微拍福利,不用下载播放器免费在线观看,手机在线播放的影视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