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guān)注我們
學(xué)術(shù)橋-訂閱號
學(xué)術(shù)橋-小程序

65篇數學(xué)論文涉嫌批量造假,楊樂(lè )院士:科研根本內涵被忽略

2020-07-13 中國科學(xué)報

中國科學(xué)報7月13日消息,最近,“中國65篇數學(xué)論文涉嫌批量造假”一事再次引發(fā)學(xué)術(shù)界對論文造假的關(guān)注。

  中國科學(xué)報7月13日消息,最近,“中國65篇數學(xué)論文涉嫌批量造假”一事再次引發(fā)學(xué)術(shù)界對論文造假的關(guān)注。

  論文作者中有3名高校學(xué)院院長(cháng)級人物,涉及院校更是不乏吉林大學(xué)、湖南大學(xué)、哈爾濱工程大學(xué)等“985”“211”院校。

  針對此事,中國科學(xué)院院士楊樂(lè )在接受記者采訪(fǎng)時(shí)表示,這種抄襲和造假現象“觸目驚心,十分惡劣,必須予以杜絕”。

  他同時(shí)指出,這也說(shuō)明我們大環(huán)境存在一些問(wèn)題,比如科研考核方面,比較注重短期效應和形式上的東西,而忽略了科研最根本的內涵。

  楊樂(lè )還指出了數學(xué)領(lǐng)域存在的一種現象,即有些科研人員按照別人的框架來(lái)做,做完后便宣稱(chēng)自己有了一個(gè)很大的成果?!皩?shí)際上,這種做法有點(diǎn)像小學(xué)生描紅?!?/p>

  在楊樂(lè )看來(lái),真正的創(chuàng )新是要讓國際同領(lǐng)域高水平學(xué)者驚呼“沒(méi)想到”。

  科研根本內涵被忽略

  記者:您如何看待此次披露的數學(xué)論文涉嫌批量造假現象?

  楊樂(lè ):對于整個(gè)中國數學(xué)界來(lái)說(shuō),改革開(kāi)放以來(lái),國家對教育和科研事業(yè)十分重視,投入有了大幅度增加,數學(xué)研究隊伍比過(guò)去大得多了,數學(xué)研究總體上有了相當大的改善和進(jìn)步。

  特別是近十幾年來(lái),中國科協(xié)等機構在學(xué)風(fēng)建設上非常注重,做了不少工作。

  但是,仍然存在抄襲、造假等學(xué)術(shù)不端問(wèn)題,國外也有類(lèi)似現象。前不久,65篇論文被曝涉嫌造假,這種現象觸目驚心,十分惡劣,必須予以杜絕。

  記者:很多人覺(jué)得數學(xué)圈純凈?,F在發(fā)生這種現象,您認為是哪些方面出了問(wèn)題?

  楊樂(lè ):確實(shí),數學(xué)看起來(lái)跟其他專(zhuān)業(yè)不同。通俗來(lái)講,它是“硬碰硬的”,就是說(shuō)經(jīng)過(guò)了長(cháng)期努力,你做得出來(lái)就做出來(lái)了,做不出來(lái)就是做不出來(lái)。事情本來(lái)比較簡(jiǎn)單,造假本不應發(fā)生。

  而現在卻發(fā)生了65篇數學(xué)領(lǐng)域論文涉嫌造假現象,這說(shuō)明,現在有些大學(xué)對年輕老師、科研人員和學(xué)生在教育和引導方面還做得不夠;同時(shí),也說(shuō)明我們大環(huán)境存在一些問(wèn)題,比如科研考核方面,比較注重短期效應和形式上的東西,而忽略了科研最根本的內涵。

  事實(shí)上,科研考核非常重要,但考核不在于填表時(shí)的數字,而要有實(shí)質(zhì)性?xún)热?。比如,一個(gè)大學(xué)數學(xué)系年終考核時(shí),可以選擇一些在數學(xué)理論問(wèn)題上很有創(chuàng )新,或者很好地解決了其他專(zhuān)業(yè)的問(wèn)題和任務(wù)的成果來(lái)匯報,希望大家尤其是年輕學(xué)者向相關(guān)研究人員學(xué)習。

  用錢(qián)獎勵發(fā)表論文是不好的做法,也是一種急功近利的行為。

  數學(xué)論文同行評審難度大

  記者:您如何看當前數學(xué)領(lǐng)域的同行評審?

  楊樂(lè ):事實(shí)上,數學(xué)同行評審并不太容易。舉例說(shuō),陳景潤在哥德巴赫猜想上十分重要的“1+2”的成果,也就是證明了“對充分大的偶數可以表示為一個(gè)素數及一個(gè)不超過(guò)兩個(gè)素數的乘積之和”。當時(shí)是由北大教授閔嗣鶴和中國科學(xué)院數學(xué)所研究員王元分別審稿,這兩位都是當時(shí)數論領(lǐng)域著(zhù)名的專(zhuān)家。

  閔嗣鶴先生曾經(jīng)說(shuō)過(guò),他審查這篇文章大概花了3個(gè)月左右,而且審完了,血壓就升高了。

  這充分說(shuō)明了審查數學(xué)論文要非常嚴謹,橫跨時(shí)間長(cháng),難度很大。數學(xué)論文短則十幾頁(yè),長(cháng)則上百頁(yè)。對于水準很高、難度很大的數學(xué)論文,審稿人只有真正明晰,了解其中精神實(shí)質(zhì),才能判定它的對錯。這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需要花很多時(shí)間。

  再比如費馬大定理,雖然它的表述比較精煉,但其思想和推演有著(zhù)很多創(chuàng )新的亮點(diǎn)。當時(shí)在國際上找了6位該領(lǐng)域的專(zhuān)家,將其推演的過(guò)程分為6個(gè)部分,最后才得到驗證。

  但現在,我們常常處在躁動(dòng)的狀態(tài),大家都希望短平快,盡快出成果。審稿人也希望自己做出更多的成果,不太舍得花費大量時(shí)間評判別人的文章,找審稿人有時(shí)也很困難。

  當然,在同行評議上造假,是非常惡劣的。

  記者:國外在審稿方面是什么情況?

  楊樂(lè ):相對來(lái)說(shuō),國外比較好一點(diǎn)。其一,國際上真正比較好的數學(xué)期刊是在全世界范圍內挑選評審專(zhuān)家,而國內期刊的審稿人常常局限在國內或華人圈子里。

  其二,長(cháng)期以來(lái),國外形成了比較務(wù)實(shí)的學(xué)術(shù)傳統,審稿人會(huì )審閱論文采用的主要方法和步驟,并給出具體的審稿意見(jiàn)。

  真正的創(chuàng )新:讓世界尖端專(zhuān)家驚呼“沒(méi)想到”

  記者:您如何看待數學(xué)論文很難發(fā)、周期長(cháng),以及數學(xué)領(lǐng)域對于SCI論文、影響因子的追求?

  楊樂(lè ):我們不能用計量的辦法來(lái)代替科研的本質(zhì),論文數量并不說(shuō)明本質(zhì)問(wèn)題??蒲凶罡镜?、它的靈魂,在于科研工作的質(zhì)量、有沒(méi)有創(chuàng )新點(diǎn)、創(chuàng )新點(diǎn)是不是具有普遍價(jià)值、能否在其他方面找到比較好的應用。

  有些發(fā)表的論文有點(diǎn)無(wú)病呻吟,不要說(shuō)永久的流傳,在當時(shí)可能就不被注意。

  在中國科學(xué)院數學(xué)與系統科學(xué)研究院,我們從20多年前成立時(shí),就對研究生提出,要注重研究課題的重要學(xué)術(shù)意義,對研究生發(fā)表論文并沒(méi)有提出要求。

  記者:在您看來(lái),真正的創(chuàng )新是什么?

  楊樂(lè ):真正的創(chuàng )新,就是做前人沒(méi)有想到的一些研究。做這樣的研究,就要有自己的思路、途徑和方法。你做出的研究工作,拿到國際會(huì )議上演講分享后,連國際上這一領(lǐng)域幾位水平很高的專(zhuān)家都表示驚訝,說(shuō)自己研究了多年都沒(méi)想到會(huì )有這樣的成果,這種創(chuàng )新才是最重要的。

  記者:這種創(chuàng )新是如何實(shí)現的?

  楊樂(lè ):學(xué)生在研究生階段要打好基礎,在導師引導下,進(jìn)入專(zhuān)門(mén)的課題,認真地掌握它的思想、實(shí)質(zhì)和當前動(dòng)態(tài),再經(jīng)過(guò)努力探索,做出一些有意義的研究工作,使其成為博士論文的重要部分。

  所以,拿到博士學(xué)位,只是科研工作的入門(mén)。我們希望每一位博士畢業(yè)后再經(jīng)過(guò)一個(gè)階段的努力,比如三五年左右,能夠做出更加具有創(chuàng )新亮點(diǎn)的研究成果。

  在這3~5年里,他要繼續對本領(lǐng)域以及相關(guān)領(lǐng)域的思想、方法和問(wèn)題有更加深入的理解并反復揣摩。這樣他的科研能力就會(huì )更強,科研水平也會(huì )提升到一個(gè)新高度。

  一位博士至少需經(jīng)過(guò)2~3次的提升,對這個(gè)領(lǐng)域才有更深的理解和體會(huì ),同時(shí)對新的動(dòng)態(tài)才更加了解。這樣,他就能成為該領(lǐng)域里一位非常出色的學(xué)者。我們希望國內每個(gè)領(lǐng)域都有這么一批學(xué)者,那么中國的科研水平就比現在有了更好的提升。

  但現實(shí)是,往往一名博士生申請博士后時(shí),簡(jiǎn)歷里要列出十幾篇甚至幾十篇論文。但是,這些文章的創(chuàng )新性并不強,并沒(méi)有能引起同行學(xué)者的注意,這些論文數量并不說(shuō)明本質(zhì)問(wèn)題。

  初期可以“模仿”,但要有“自知之明”

  記者:在您看來(lái),當前數學(xué)領(lǐng)域還存在哪些問(wèn)題?

  楊樂(lè ):目前還存在這樣一種現象:有些研究人員認真地讀了國際上著(zhù)名數學(xué)家的研究工作,但他只是表面上和形式上的了解,并沒(méi)有十分領(lǐng)會(huì )其中本質(zhì)的含義和意圖。在這個(gè)基礎上模仿,他把條件放寬一點(diǎn)、過(guò)程更細化一些,但是還按照人家原來(lái)的框架來(lái)做,做完后便宣稱(chēng)自己有了一個(gè)很大的成果。實(shí)際上,這種做法有點(diǎn)像小學(xué)生描紅。

  在一些高水平的學(xué)者,比如數學(xué)家、菲爾茲獎得主丘成桐先生看來(lái),這種行為也稱(chēng)為“抄襲”。因為這樣做研究工作,其思路、步驟及方法、途徑、框架都是現成的,而且這些模仿者并未作出清晰的說(shuō)明。

  我覺(jué)得,剛開(kāi)始做科研工作時(shí),可以做一點(diǎn)這樣的工作,但是要有自知之明,一般不用發(fā)表,相當于通過(guò)練習,把某位數學(xué)家的工作了解清楚一點(diǎn)。

  如果以后有可以用這種辦法做的事情、或者創(chuàng )新性地做一些改變,可以為自己所用。但是,在提到人家的思想、方法和工具時(shí),應該指出該數學(xué)家在哪一年、哪一篇文獻中已經(jīng)使用過(guò)了。

  記者:要如何改變現狀?您有哪些建議?

  楊樂(lè ):首先,要引導年輕人守誠信,這是非常根本的。如果缺乏誠信,不僅僅是做科研,對其他方面都會(huì )有很大影響。

  當然,最重要的還是要引導同學(xué)和年輕學(xué)者很好地了解,我們做科研到底是為了什么。

  本來(lái),為了取得某些獎勵而努力做科研,就不是一個(gè)可取的、正常的目標。這次披露的現象就是論文抄襲拼湊,目的很清楚,完全是為了發(fā)論文、爭取個(gè)人名利、評比較高的職稱(chēng),這樣的目的可以說(shuō)是非常糟糕的。

  做科研,還是應該為了中國科技事業(yè)的發(fā)展,或者從更大的方面,為了對人類(lèi)文明的進(jìn)步作出貢獻,或者解決其他專(zhuān)業(yè)和實(shí)際工程中遇到的問(wèn)題。我們要從這些出發(fā),熱忱地投身到研究工作中。

  另外,大環(huán)境也要改變,不要急功近利。有人認為數學(xué)沒(méi)有直接的作用,而且比較辛苦,事實(shí)上并不完全如此。如果有些學(xué)生對基礎數學(xué)很感興趣,我們要鼓勵他們領(lǐng)會(huì )和理解數學(xué)的真與美,在基礎數學(xué)的陣地留下來(lái)從事創(chuàng )新工作。

特別聲明:本文轉載僅僅是出于傳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著(zhù)代表本網(wǎng)站觀(guān)點(diǎn)或證實(shí)其內容的真實(shí)性。
如果作者不希望被轉載,請與我們聯(lián)系。
掃碼關(guān)注學(xué)術(shù)橋
關(guān)注人才和科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