衰老與腫瘤國際研究中心(ICAC)PI、博士后、科研助理招聘公告
首頁(yè) > 新聞資訊
關(guān)注我們
學(xué)術(shù)橋-訂閱號
學(xué)術(shù)橋-小程序
碩士過(guò)量、博士不夠,代表熱議:二者不妨倒過(guò)來(lái)

  作者:趙廣立 來(lái)源:中國科學(xué)報

  “我們的博士生不是太多了,而是太少了……”

  “一流大學(xué)和科研機構的博士生名額嚴重不足……”

  “有學(xué)生做2年以上科研助理只為等一個(gè)博士名額的現象較為普遍……”

  近日在2024年全國兩會(huì )上,《中國科學(xué)報》記者一天之內收到了3份關(guān)注我國博士生培養擴容提質(zhì)的建議。全國人大代表、中國科學(xué)院院士楊學(xué)明,全國人大代表、中國科學(xué)院杭州醫學(xué)研究所副所長(cháng)方曉紅,全國人大代表、浙江工業(yè)大學(xué)黨委書(shū)記蔡袁強不約而同地瞄準了同一個(gè)議題:我國博士生培養總體規模小、待遇偏低、結構不均衡等現狀亟待改變。

  “我國博士生數量遠不能滿(mǎn)足當前科技發(fā)展需要?!睏顚W(xué)明在接受《中國科學(xué)報》專(zhuān)訪(fǎng)時(shí)表示:“要實(shí)現我國科技領(lǐng)域的跨越式發(fā)展,必須加大博士研究生的培養力度?!?/p>

  數據:我國博士生總量不及美國1/3

  事實(shí)上,縱觀(guān)教育部歷年公布的《全國教育事業(yè)發(fā)展統計公報》,我國研究生招生數一直處于增長(cháng)狀態(tài),博士生增長(cháng)比例甚至有擴大之勢。

  據教育部3月1日公布的最新數字,2023年,全國共招收研究生130.17萬(wàn)人,其中博士招生15.33萬(wàn)人,比上年增長(cháng)10.29%;在學(xué)研究生388.29萬(wàn)人,其中在學(xué)博士生61.25萬(wàn)人,比上年增長(cháng)10.14%。

  代表們談到了隱藏在這組數據背后的問(wèn)題。

  楊學(xué)明指出,我國博士生數量增加的趨勢是對的,但相比研究經(jīng)費的增幅,博士生增加的還不夠。他援引一組數據告訴《中國科學(xué)報》,2015~2020年,我國基礎研究經(jīng)費增加了一倍,但博士生畢業(yè)人數僅從約5.38萬(wàn)人增至6.62萬(wàn)人*。

  “對比本、碩,我國高等教育人才中博士生的比例明顯偏低,這客觀(guān)上造成了很多學(xué)生沒(méi)機會(huì )進(jìn)一步深造?!睏顚W(xué)明說(shuō)。

  方曉紅也表示,從導師的角度來(lái)講,最直觀(guān)的感受就是現在碩士生偏多,博士生太少。她談到,在與其他高校院所聯(lián)合培養學(xué)生過(guò)程中,想要聯(lián)培博士也比較難,因為對方也面臨著(zhù)“博士生不夠”的問(wèn)題。

  “目前我國博士生總量相比美國還差很大一截——還不足美國三分之一,要知道我國人口總量是美國的4倍多?!狈綍约t告訴《中國科學(xué)報》,從招生計劃看,隨著(zhù)師資力量的不斷加強,無(wú)論是“雙一流”高校還是普通高校,其招生分配都存在“吃不飽”的窘境,學(xué)生做2年以上科研助理只為等待一個(gè)博士名額的現象較為普遍。

  具體到專(zhuān)業(yè)領(lǐng)域,方曉紅的感受是,醫學(xué)及交叉學(xué)科博士生數量尤其短缺。數據顯示,2022年,我國醫學(xué)博士畢業(yè)生1.5萬(wàn)人,而美國2019-2020年健康相關(guān)領(lǐng)域博士畢業(yè)人數多達8.2萬(wàn)人,是我國的5.5倍。

  與我國博士生數量不足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當前我國科技強國的總體要求迫切需要培養造就大批高素質(zhì)的創(chuàng )新人才。據統計,截至2022年底,我國備案新型研發(fā)機構2412家,“雙一流”建設布局國家卓越工程師學(xué)院和創(chuàng )新研究院36家,對博士畢業(yè)生等高等教育人才的需求持續增加。

  探因:投入不充分、結構不均衡

  蔡袁強分析認為,投入保障不夠充分、培養結構不夠均衡、供給需求不匹配或是當前博士研究生教育體系中存在的制約因素。

  他告訴記者,當前,我國研究生教育事業(yè)發(fā)展尚未建立起獨立的財政支持體系,招生規模擴張是中央政府在未大規模增加財政性教育投入的情況下,通過(guò)調整研究生招生指標、激發(fā)地方政府舉辦研究生教育的積極性的結果。整體而言,我國博士生教育經(jīng)費投入不足,生均撥款力度低且增長(cháng)緩慢。

  系列因素也直接導致博士研究生待遇偏低。蔡袁強告訴記者,目前博士研究生能拿到的獎助學(xué)金只有國家助學(xué)金(1.5萬(wàn)元/人年)和學(xué)業(yè)獎學(xué)金(0.7萬(wàn)元/人年),僅有2.5%的優(yōu)秀博士研究生可額外獲得3萬(wàn)元/人的國家獎學(xué)金,整體保障力度相比歐美發(fā)達國家有較大差距。

  此外,他還提到,高校學(xué)生公寓等基礎設施普遍滯后于研究生規模的擴張,進(jìn)一步影響了博士研究生教育的高質(zhì)量發(fā)展。

  “這凸顯了我國研究生教育事業(yè)的投入保障不夠充分?!辈淘瑥娬f(shuō)。

  他進(jìn)一步指出博士生培養中的結構性問(wèn)題。首先,從培養類(lèi)型看,博士專(zhuān)業(yè)學(xué)位發(fā)展滯后,授權點(diǎn)數量過(guò)少,培養規模偏小,不能適應行業(yè)產(chǎn)業(yè)對博士層次應用型專(zhuān)門(mén)人才的需求。數據顯示,2023年我國共招收專(zhuān)業(yè)學(xué)位博士生3.14萬(wàn)人,僅占招收博士生總人數的20.48%;而美國專(zhuān)業(yè)實(shí)踐型博士則采取周期短、速率快的擴張策略,在所有類(lèi)型博士中的占比達2/3左右。

  蔡袁強還提及,從供需對比看,既體現為數量、質(zhì)量上的供給小于需求,也體現為結構上的供給與需求錯位。例如,浙江GDP總量排全國第四、現有博士學(xué)位授予權高校16所、博士學(xué)位授權一級學(xué)科176個(gè),這些軟硬件條件均居全國前列,但浙江2023年博士?jì)H招生6343人,只占全國的4.1%。

  建議:多措并舉擴大博士生規模

  對于前述現狀,三位代表均給出了具體建議。

  方曉紅建議,相關(guān)部門(mén)應加強頂層設計,出臺加強高水平研究生教育的指導性意見(jiàn)。特別是應立足醫學(xué)、生命科學(xué)類(lèi)等基礎研究學(xué)科,進(jìn)一步擴大博士生教育規模,并優(yōu)化調整博士生招生分配機制,包括專(zhuān)業(yè)型博士與學(xué)術(shù)型博士的分配比例等,加快高水平博士生教育體系建設。

  她進(jìn)而提出,在教育經(jīng)費投入一定的情況下,可通過(guò)縮減碩士生招生的相對比例及碩士生培養年限、增加課程碩士、增加直博生等方式,擴容博士生招生。

  “一些重點(diǎn)科研院所,‘碩士生跟博士生的數量是不是可以倒過(guò)來(lái)?’從潛心科研的角度,應該多招一些博士生?!狈綍约t對《中國科學(xué)報》說(shuō)道。

  楊學(xué)明對這一建議表示認同?!安┦垦芯可后w是保障我國科技進(jìn)步的重要支撐力量?!彼赋?,在高等教育人群中,本科階段注重基礎知識學(xué)習,碩士階段開(kāi)始進(jìn)入科學(xué)研究范疇,博士階段才逐步成為科學(xué)研究的主力軍。

  進(jìn)一步地,楊學(xué)明認為可率先在雙一流高校和國家重要的研究機構試點(diǎn),大幅度增加博士研究生的培養力度,并建議給每一位有足夠研究資源的博士生導師每年2個(gè)博士招生名額。這一方面可以滿(mǎn)足更多希望攻讀博士學(xué)位學(xué)生的需求,另一方面也能較大幅度提升一流大學(xué)和研究機構的科技創(chuàng )新的效率。

  從機制層面,蔡袁強建議,要加快完善政府投入為主、受教育者合理分擔、其他多種渠道籌措經(jīng)費的博士研究生教育投入機制。在該條建議中,他重點(diǎn)提及應政府需“大幅增加博士研究生生均撥款”、地方上要“改善高校博士研究生培養條件”、社會(huì )上應“廣泛參與的研究生獎助體系”。

  “要完善培養單位和社會(huì )廣泛參與的研究生獎助體系,完善專(zhuān)業(yè)學(xué)位博士研究生培養成本分攤機制,從稅收制度、企業(yè)工資總額核定、捐贈抵稅等方面深化改革,激發(fā)企業(yè)參與聯(lián)合培養的積極性?!辈淘瑥娬f(shuō)。

  針對交叉學(xué)科專(zhuān)業(yè)人才不足的現狀,方曉紅建議,應增加交叉學(xué)科專(zhuān)業(yè)設置,同時(shí)發(fā)揮交叉學(xué)科融合優(yōu)勢,試點(diǎn)實(shí)施交叉學(xué)科博士生培養專(zhuān)項。對有突出培養潛力的交叉學(xué)科人才,可采取專(zhuān)升博、本升博等特殊通道,優(yōu)化培養路徑,促進(jìn)科學(xué)研究的探索與變革。

  注意:避免“非主觀(guān)興趣讀研讀博”現象

  被問(wèn)及“大量擴招博士生,會(huì )不會(huì )擔心‘博士帽’含金量下降?”的問(wèn)題,楊學(xué)明表示自己并不擔心。

  “有研究資源、有余力培養學(xué)生的博士生導師數量不在少數,特別是年輕導師,他們擔心的不是學(xué)生多,而是學(xué)生少?!睏顚W(xué)明說(shuō),尤其是我國急需的理工科硬核科技領(lǐng)域,人才缺口更為明顯。

  他對《中國科學(xué)報》說(shuō):“要圍繞我國急需的先進(jìn)科學(xué)儀器技術(shù)研發(fā)和卡脖子技術(shù)相關(guān)的科學(xué)技術(shù)專(zhuān)業(yè)領(lǐng)域,將更多的經(jīng)費和資源投入到這些領(lǐng)域的博士人才培養上?!?/p>

  楊學(xué)明還談到,退一步講,相比部分“博士帽”含金量下降,我們科技后備人才的總含金量上升才是更重要的?!爱斎?,我們的博士生培養水平也要提升,這樣才能全面提升整個(gè)高端人才培養系統的水平?!?/p>

  相比擔心博士帽子“水”掉,方曉紅更焦慮“考研讀博是為了更好就業(yè)”現象。她認為,這種“非主觀(guān)興趣讀研讀博”的現象從根本上弱化了年輕人潛心科研的動(dòng)力,導致坐不長(cháng)“冷板凳”、啃不下“硬骨頭”。

  這種現象背后的原因是多元的、復雜的。但從人才培養的角度,方曉紅認為,可以在基礎教育階段強化興趣引導,例如在初高中階段加入專(zhuān)業(yè)解讀課程,讓專(zhuān)業(yè)理念、職業(yè)通道教育更加普及和多元。

  她以生命醫學(xué)科研人才培養為例說(shuō)道,有的高考生在填報志愿、選擇專(zhuān)業(yè)時(shí),由于專(zhuān)業(yè)課程的缺失、對醫學(xué)研究缺乏了解,往往使用“排除法”首先排除醫學(xué)專(zhuān)業(yè),這總讓她哭笑不得。

  從人才職業(yè)發(fā)展的角度,方曉紅建議,高校院所應不斷優(yōu)化研究生分類(lèi)培養結構,促進(jìn)專(zhuān)業(yè)、學(xué)位教育“雙軌并行”。

  她認為,“雙軌并行”的培養體制應在課程體系上從能落地、可轉化的維度,注重學(xué)術(shù)理論和專(zhuān)業(yè)實(shí)踐技能有機整合,強調專(zhuān)業(yè)實(shí)踐與學(xué)術(shù)創(chuàng )新的互補和統一。在專(zhuān)業(yè)學(xué)位博士生教育中,要避免因過(guò)分追求學(xué)術(shù)性而淡化實(shí)踐性,促進(jìn)專(zhuān)業(yè)、學(xué)位教育“雙軌并行”,更好地服務(wù)社會(huì )需求。

延伸閱讀
特別聲明:本文轉載僅僅是出于傳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著(zhù)代表本網(wǎng)站觀(guān)點(diǎn)或證實(shí)其內容的真實(shí)性。
如果作者不希望被轉載,請與我們聯(lián)系。
掃碼關(guān)注學(xué)術(shù)橋
關(guān)注人才和科研